首页 > 鄱湖文苑 正文
征文展示(二十) | 庆祝建党100周年征文活动社会组优秀奖

时间:2021-09-07 14:33:08 阅读: 评论: 来源:网络 都昌之声


船   歌

都昌县白洋中学 高伟俊

仲秋的鄱阳湖岸,劲拔的芦苇在秋风的吹拂下,雪白的花絮弥漫在堤坝的上空。堤坝两岸的杂草丛中,有晶莹透亮的水珠在微曦中闪烁。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金山穿着一件略显破旧的黑布棉袄,头上戴着一顶四周缝着野兔毛边的方形棉帽,他花白的胡须,在冰凉的湖风中吹拂下,向前飘洒着。他的身后紧跟着三个年轻后生,分别是金山老汉的三个儿子:金海、金湖和金江。他们年纪相隔不大,站在一起,别人是看不出他们之间分别相隔一岁的。金海体格稍微要瘦弱些,脸颊白里透着黑亮;金湖身格最胖,长得五大三粗,短头发浓眉毛,黑黝黝的脸膛;只有金江个头正中,他那双炯炯有深的眼睛特别惹人注意。

他们身后弥漫着雾气的水面上停泊着几艘船只,其中一艘高大宽敞的木帆船最引人注目。在木帆船的周围,三三两两地横泊着几条小渔船。那艘高大的木帆船就是金山父子家的。那是金山二十多年在鄱阳湖流域跑运输,积攒了一定数量的钱后,亲自率领三个儿子和邀请金家庄最好的船木工,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打造成的。

但金山修造好全村最高大、宽敞的运输船只,正好是中国抗日战争开始的那年。在一九三八年六月底,日军的飞机开始在鄱阳湖上空盘旋俯冲着,对鄱阳湖周边的金家庄、陈家湾等地投下炸弹,又疯狂飞走了。

已到了中秋时节,金山驾驶的船只正在上海通往家乡金家庄的水路上。当金山的木帆船到达湖口后,金山的心里就开始紧张起来了,他才知道:日军已经侵占了与家乡相隔不远的湖口渡口了。一艘挂着日本小太阳旗的小油轮巡视在湖口渡口水面上,日军是在催赶过往的船只,要求所有中国船只都要停靠在渡口,接受日军严格的检查。

金山驾驶自家的船只运输了一船木材到上海后,空船返回到家乡。当他们的船只靠近湖口渡口后,驻渡口日军小头目冈田三郎带着十几个日本兵,严肃地走进了金山高大宽敞的木帆船。

“呦西,你的什么的干活?”冈田三郎对站在船舱边的金山吼叫着。

冈田三郎发现船舱内空荡荡的,他就让几个日本兵撬开船底舱的木板,也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后,快速走下了船,又到其它的船上巡查去了。

金山的船只到达鄱阳湖沿岸的金家庄时,已经是早晨四点多钟了。他把三个正在酣睡中的儿子叫醒后,四人踩着绵软的湖沙,走上了湖岸的堤坝。

正当他们走到堤坝通往金家庄的拐弯处的沙石路上,从路边远处的芭茅丛中突然闪现出两个黑影,金山父子马上停止了走路,警觉地盯着那两个黑影的到来。当那两个黑影到达金山父子的眼前时,他们看到了是两位新四军战士。这两个人跑到金山父子面前,立正敬礼,把金山吓了一跳。

“我们是中共都湖鄱彭中心县委的侦查队员!”其中一个大个子的新四军战士小声地说。

金山父子这才明白了,站在眼前的两个人,原来是驻守都昌的新四军的抗日侦查队员。在上海,通过阅读报纸,金山早就知道中共领导军民一起抗日的消息了。但他没有想到,新四军侦查队员这么快就驻扎进他们的村庄了。

他们一行六人来到金家庄金山的棋盘屋院门前,金山发现自家的正厅正灯火通明。他首先跨步走进大厅,马上看到一位头戴新四军军帽的头领向他拱手行礼:“不好意思,金老,很冒昧打扰你和你的家人了!我是中共都湖鄱彭中心县委新四军第三支队抗日副队长王权。”

原来王权冒险来到金山家,要求他用船装载受伤的新四军队长林海明去上海治疗、养伤。另外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封密信要送到上海抗日联络处。

这是一个冒险的行动,也是一件很光荣的抗日行为。王权告诉金山,要把林海明打扮成他家的男佣人,才能够蒙骗日军在湖口渡口的巡查。如果万一他们遇到什么困难,密信也一定不能够落在日军手里。

第二天早上,金山就带领三个儿子到了鄱阳湖堤坝下,自家木帆船的停泊处,他们四人脱下棉布衣服,组成了两个小对,一人挖沙,一人挑沙上船。当他们忙乎了一整天后,船舱里的湖沙已经装得满满的。

月亮已经悄然挂上了湖水的上空,朦胧的月光照在湖岸芦苇丛中,只见几个人正肩扛着一个简易的担架,偷偷进入芦苇丛中,他们把一个人放在一艘小船上,接着金山偷偷地上了小船,把小船划向自己的木帆船,三个儿子正等在船的甲板上。当金山的小船离开芦苇丛后,那几个黑影就马上消失在朦胧的月色中……

木帆船到达湖口渡口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多钟了。照样他们的木帆船在日军小油轮的催使下,停靠在渡口边,接受一支日本兵的深夜检查。

当领头的一个日本小队长带着三个日本兵走向木帆船时,金山感觉头额上出现了小小的汗珠子,他悄悄看了一下站在身边的三个儿子的表情,仿佛感觉他们也有些紧张不安了。

“巴嘎,你的!亮灯的有!”日本小队长明显有些发怒了。

“嗨,马上点上桐油灯!”金山对身边的大儿子金海喊道。

微弱的灯光照在船舱的床上,日本小队长发现床上遮盖着一床棉被,里面包包鼓鼓的,好像有人在躺着。

日本小队长立即走到床铺前,想掀开棉被看看,这时金山快速走到日本队小长的面前,机智地说道:“太君,这是我的一位远方亲戚,他得了急性传染病,不能够靠近……”

“得了什么病?”日本小队长疑惑得说道。

“传染病,最厉害的传染病!太君!”金山三个儿子马上附和着父亲的话。

日本小队长招呼站在他身后的一个鬼子兵,要他上前,轻轻掀开了遮在林海明脸上的棉被,这时他们看到了一张瘦消而蜡黄的脸膛,还闻到被子里发出的一股难闻的臭味。

“走!走!”日本小队长捂着鼻子,带着日本兵,马上走出了船舱。

当他们快离开木帆船时刻,金山的小儿子快速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大洋,塞在日本小队长的手里,”太君,走好!走好!这几块大洋你们拿去用……”

木帆船经过几天几夜的日夜航行,他们终于到达了上海黄浦江渡口岸,那边早有上海抗日联络处的同志在等待着他们。也是在一个深夜,林海明队长被秘密转移到上海郊区某地下医院治病去了,他身上带着那封密信,也安全转到了地下抗日领导人的手中。但是当林海明离开金山的木帆船时,他把身上唯一的一支手枪偷偷塞在自己躺着的船床的被褥底下了。

不久,金山马上要离开上海了。当时地下抗日领导人要求金山不能够空船返回,必须带回十几铁桶汽油返回到金家庄,因为那里的抗日新四军正需要这些汽油用。

又经过几天几夜的返航,金山的木帆船在白天又停靠在湖口渡口,接受日军头领冈田三郎的检查了。

正当冈田三郎检查木帆船时,他发现他们的船上竟然有十几铁桶汽油,十分高兴,要求金山马上把船开到渡口对面的日军小油轮停泊基地,然后把那十几桶汽油卸下来。

金山知道,这次是逃不过日军的检查了。他早在船舱里,偷偷与三个儿子耳语了一番,三个儿子点头称好,马上行动起来。他们三人用铁钢钎撬开了三桶汽油的铁盖子,然后把铁桶放到在船舱里,让那些汽油“哗哗”地流进了船舱的每个角落里。当他们的船只快靠近日军小油轮停泊基地时,金山轻轻地对三个儿子说:“你们快跳水!”等三个儿子从船舷跃入水中后,金山拿起那一只队长林海明留下的手枪,“啪啪”几声,一束束子弹射向了船舱的汽油桶。”轰隆隆、轰隆隆”一声声巨响,顿时金山的木帆船和日军的油轮基地沉浸在一片火海之中。

“啪啪啪啪”,鄱阳湖湖口渡口的水面上,顿时也响起了一阵阵密集的机枪声。从渡口高台的垛口上射出的那一颗颗罪恶的子弹,在火光冲天的湖面上爆炸了。

这时,远方有一道道鲜红的血迹在碧绿的鄱阳湖水面上流淌着,流淌着,一直流向更遥远的地方……

  •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