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鄱湖文苑 正文
都昌南山“野老泉”是由苏轼取名

时间:2021-09-07 14:34:31 阅读: 评论: 来源:网络 都昌之声


都昌南山“野老泉”是由苏轼取名

田畈人

苏东坡

  都昌县南山野老泉位于南山北面半山腰的峭壁下,有泉水自岩石缝中渗出,岩石下形成一潭碧水,清澈甘甜,从不干涸,也不溢出。关于野老泉名称的来由,有一个说法:相传汉武帝刘彻南巡鄡阳县,听说南山岩洞里住着一位采药炼丹、专为人治病疗伤的白发老人,便驾临南山想请老人出山到朝廷担任医官。谁知来到岩洞前,岩洞紧闭,不见老人踪影。汉武帝很是扫兴,只好借宿南山寺。半夜过后,刘彻梦见一位鹤发老者对他笑道:“我叫野老,平生荣辱任去来,只求清泉洗心扉。”说罢飘然而去。汉武帝不胜感叹,次日,他面对紧闭的岩洞,在岩石上挥剑刻下“野老岩”三字。后来,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游历至此,面对岩下一汪清泉,在岩石上挥笔题写“野老泉”三字。

  以上说法,一虚一实。所谓汉武帝南巡上南山请白发老人未果而挥剑刻字,纯属后人虚构的故事。在鄡阳平原时期,并无南山之名,即便存在也不过是个不起眼小山包。经过“沉鄡阳,滂都昌”的变迁,在唐大历年间,都昌县治所由王市徙迁彭蠡湖东(今县城)之后,因位于县城之南,而名曰南山,这个小山包才进入人们的视野。

  而苏东坡游历至南山,在石壁题写“野老泉”三字,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有其所作《过南山》诗为证。诗曰: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

 

那么,苏东坡是根据都昌原有“野老泉”之名而题写,还是原本并无此名,是他临时起意取名野老泉呢?我认为是后者。

  首先,在北宋(具体说在苏轼过南山)之前的书籍或作品里,我没看到“野老泉”三字的出现,最早出现“野老岩”三字的文章,是比苏东坡(1037年生)小8岁的黄庭坚(1045年生)所作的《清隐禅院记》一文:古木怪石,又陶桓公之钓台也,野老岩之下,盘折为隈隩,其上泉甘而繁松竹。但也并未直呼“野老泉”之名。直到明清时期,有关野老泉的诗词歌赋才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举例如下:

野老岩泉

明·余恒简

松根银练细,石窦玉弦深。

饮罢时箕踞,悠然巢许心。

野老岩泉

明·邵达道

岩前如绣草芊芊,下有飞泉百尺悬。

石窦雨余翻蟹眼,潭心日暖喷龙涎。

自从混沌分源候,便是潺湲赴壑年。

几许登临思无尽,欲将洗耳听钧天。

野老岩泉

明·徐登泰

石骨溢清泉,冷冷注江浒。

野老爱幽栖,酌泉洗心腑。

荣辱任去来,漱枕自寒暑。

野老泉赋

清·邵宗宝

 

  都邑城外,鄱湖水隈,南山环拱,峭壁崔嵬。彼寒窦兮谁启,有清泉兮自来。较方塘之半亩而略隘,比黄河之滥觞而已开。涵一勺之天光,清能见底;披四围之石发,净自无埃。尔乃云岑滋润石罅空明,溶溶自异,脉脉长盈,同槛泉之直出,亦酒泉旁生。止若沈渊不见喷珠之怒,安如习坎漫闻漱玉之声。虞山沸水之嵓,逊此镇静;匡庐瀑布之暗,笑彼喧鸣。若夫体托危巅,戡开僻土,未拂云根,争夸琼乳,朝浥露以瀼瀼,暝笼烟而缕缕。雨连春夏,浊流远而不沾;水涸秋冬,潭心幽而可睹。拟晶莹于玉镜清辉,若浮璧皎洁于冰壶寒光,更吐烹来茶,灶茗瀹银花,而沸汤酿入檀槽,浆含玉醴以成醹。

  至于寺,依山古钟度云深,空谷长寂,胜景堪寻梦。月夜悬彩与璧池并耀,松风时起凉气,偕金井同侵,坠水面之岩花,残红宕漾,映崖前之石竹,浅碧浮沉,是以兴动词客,赏洽隐沦有怀濯缨之咏,言念洗耳之伦,抚幽泉而起,慕惟野老之常亲挹源头之活水,涤襟内之凡尘。镜劳形而自秽,影俗状而堪颦,赐佳名以不没,览遗迹而如新。岂必锦宇留题,仅夸眉山之才子,庶几银笺作赋,复见汇水之骚人。

野老岩泉

清·邵孔谕

石液流云绕径斜,净含冰玉绝泥沙。

滋将叠翠依岩草,漾出轻红坠涧花。

野老携来思洗耳,仙僧汲去试烹茶。

个中滴滴源头远,浥注楼台一万家。

题野老泉

清·舒梦兰

石罅一泓明似玉,曾洗坡仙倦游目。

壁间题作野老泉,自喜身名杂樵牧。

我后公生七百年,亦来卧饮云上泉。

湖光万顷入杯水,却是黄花九月天。

野老泉

清·吴鸾

偶然宾主集东南,渡口桃花绿正酣。

品出名泉谁第一,得来好友恰成三。

文章坡谷时无敌,鱼鸟江湖性所躯。

莫话纷纷迁谪事,宜州音讯阻雷儋。

野老泉(二首)

清·黄有华

石上名泉琢方玉,净洗山人看山目。

山中野老更何人,我亦生涯似樵牧。

潮生水落年复年,沧桑不到云中泉。

谁能识得仙源路,薄暮空潭即洞天。

其二

南山名胜据东南,一滴清流万绿酣。

倚石安禅门不二,举杯邀月客成三。

神宗有道犹难悟,野老忘机信可耽。

若使仙坡同此意,也应无事到琼儋。

野老岩泉

清·郑州玺

寒泉清冽覆云烟,涤尽尘劳不记年。

惟有伊人称野老,至今留字在山巅。

野老泉和舒白香原韵

清·黄慎德

山腰一片冷冷玉,净洗吾师看出目。

群推节操比陶潜,我道风流兼杜牧。

晋唐人物各千年,霖雨无根未若泉。

南山一勺南溟水,照见恒河沙数天。

 

  由此可见,南山野老泉之名,是在苏氏过南山之后才有的。

  我们先假定野老泉是由苏东坡过都昌时即兴所取,那么,他取名的依据或想法是什么?这就不得不说到其父苏洵。

  苏洵,字明允,自号老泉。北宋文学家,与其子苏轼、苏辙并以文学著称于世,世称“三苏”,父子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苏洵28岁生苏轼,自庆历二年(1042年)起,他在家读书并教授苏轼读书。苏洵不愿为官,嘉祐三年(1058年),宋仁宗召苏洵到舍人院参加考试,苏洵推托有病,不肯去应诏。苏洵喜欢旅游,嘉祐四年(1059年),他携全家乘船沿岷江而下,东出三峡,走水路进京,在丰都参观了仙都观。嘉祐五年(1060年),经韩琦推荐,苏洵被任命为秘书省校书郎,后为霸州文安县主簿,后与陈州项城县令姚辟一同修撰礼书《太常因革礼》。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三月,《太常因革礼》编撰完成。苏洵所著《易传》尚未完成即病重,命子苏轼述其志写完《易传》。四月二十五日病逝于京师,时年58岁。六月具官船载洵由苏轼苏辙扶护出都城,苏轼妻王弗灵柩亦随载而行,自汴入淮溯江而上抵江陵,十二月入峡延水路于第二年四月护丧还家,十月二子尊父命于其母合葬。

  苏洵的散文论点鲜明,论据有力,语言锋利,纵横恣肆,具有雄辩的说服力。欧阳修称赞他“博辩宏伟”,“纵横上下,出入驰骤,必造于深微而后止。”苏洵的散文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语言犀利,言必中时之过,对北宋社会的阴暗进行毫不留情的揭露和鞭挞;但在剖析问题严重性的过程中,又会巧妙折转笔锋,淡化笔势,缓和文章语气,使人得以接受他的犀利与委婉,多体现于针砭时弊的文章中。

  纵观苏洵的一生,无论是性格、文风,无不体现一个字:野!

  苏东坡过都昌应该与他送长子苏迈赴饶州任德兴尉至湖口游石钟山同时,即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六月。其年他47岁,因乌台诗案被贬之后,苏轼心灰意冷。想象一下苏轼过南山时的情景:六月间,桃花凋零,站在南山,望着近在咫尺的都昌县城,却被湖水阻隔,从其《过南山》“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诗句中,表现出他无限惆怅和对前途的无望。当他看到岩石缝中渗出泉水形成一潭碧水,不由得想起已故18年的父亲苏洵,即苏老泉,遂触景生情。他自认为,父亲与自己的心灵如这泉水一般清澈透底,而性格又放纵不羁。由是,苏东坡情不自禁,挥笔在岩壁上写上“野老泉”三字。

  老泉,是苏洵的号;野,是苏洵的性格,也是苏轼的性格!

  •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