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鄱湖文苑 正文
过年|岁岁思归那劲儿

2022-01-13 11:57:10 阅读: 评论: 都昌之声


   过年|岁岁思归那劲儿

       刘凤荪

方仁和 摄

    小寒还没到,我心中那思念的劲儿就蠢蠢欲动。

    其实说不准到底思念谁,或者说不知道到底不思念谁,这个时节,会一塌糊涂地思念许多人。故去的父亲、烤日头的母亲……

    我愿意在灶头架火,用吹火筒把火吹亮,宁可被暖烟熏得眼泪吧嗒。

    内边锅里是什么?想是想有糯米酿,可还不到时候,只是猪食,青菜、薯藤混着米糠煮,火候一到,香味儿也就塞满屋子,从瓦缝里溢到屋道里去了,路过的收账的弹花匠或是裁缝或是什么样的师傅被猪食香感染了,食欲上来,砸吧砸吧嘴,把口水吞回肚子里去,响动传回吹火人的耳朵,吹火人泪眼蒙蒙地傻笑。

    先时有个汉子,说是富贵要还乡,不然那是锦衣夜行,这个念头坑了他,败在我祖先手下。弄得自己后来孤独得只存一个女人一匹马,立在乌江边,不肯过江去,一把剑,把许多的情愫……不说不说。

    那人是英雄,骨血却是你我这样的平常人,雪花飘起,即思岁之将末,就会思念瓦屋里的烟火,思念猪食香味。可以肯定我的那个斩白蛇的先祖,其实也是这样,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下来,闻到田野里鸦鸣雀叫,四野萧瑟,细看却知雪下油菜动了春心,必然也是把握不住思念起那个玩尿泥的地方,那个粗蠢的汉子,要他从其胯下钻过去。哎呀,当初真是难,难也要做,钻了人家胯裆。说不恨是假的,雁来雁去许多次,那个人还在吗?人家无非一莽汉,也并无好大恶心,如今要取这汉项上人头比打个喷嚏还容易,但俺还计较那事儿干什么呢,倒是想见见他,问他东边山里西边河,问他张家表叔李家舅。这个人,天生是做帝王的,他忍住了,雪来雪化许多次,没问那边天。要说呢,后来他统领天下,一碗饺子在哪里吃都一样,但人心是个怪东西,红色对联就该在彭城貼起,做个汉家人,骨子里就是这样。富贵不富贵都要还乡呢,其实斩白蛇的也是这样想呢。

    千万遍,差不多是重复着同样的款式,中国人就是这样,有着清一色的情结,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早先,蒋兴哥到广东做生意的时代,打个来回就是春去春又回,客行天涯,古道西风瘦马,其实早已盘算好归途,腊月二十四一到,南北东西的人都归到那烟火屋里去了,似候鸟也不似候鸟,因为那时人是四方渗透着漂泊的,没有明显的“孔雀东南飞”。如今天上地下都有齐齐飞的雁,南呀北的,好是齐整。天上鸟如人字阵,地上车如急飞的鸟。

    一票难求。每每都这样。如今好路好车,依旧一票急晕英雄汉。

    十一点半(动车十点)开卖当天的票,一部部手机或一台台电脑早已开好12306候着,心急急跳着,手微微抖着,最后一秒敲过,输名字,输号码,有票有票!多么令人激动的两个字啊,等购票信息输完敲确定,多半“有”字就变成了“候补”。

    天哪,候补。候补说明还是有希望的。等吧,等吧。

    火车上不辛苦,下了火车就不好说了,拖家带口大包袱,拉客的黑车主看了也皱眉,车费比平时高出许多不说,往往不及时发车,还有想也想不到的种种意外,千万万难到得家都值得。

    那就,那就,嘿,漏液忙掸扫,忙整理家什,见天去购物,去银行取好送礼的现金,忙得辫子不粘背,忙中憧憬万户千门一个调调的噼噼啪啪声。

    买不到车票怎么办?那就就地过吧,不好得很吗?吃的有,用的更爽手,省去许多辛苦还省下许多钱,开春找事儿还多出早到的优势。

    您这叫什么话?一岁日换三百六,到头还要我数外乡的星?不要以为我出来很多秋,除了嫲嫲坛里不是酒,除了小河沟里不算鱼,俺要回,要回,票嘛,还可以等,等,说不准哪个谁有了新的回去的门路就退票,俺还有希望哩。

     万一不行,我骑摩托回,冷就冷点,饿就饿点,不就天把两天的事么?

    如今,五零六零人,说老似乎还悠着点,但就是比后生人笨拙许多。首先,普通话打死人,跟人家话事总让人瞪眼珠,再是指头笨,手机上同是划几个字咱急得旁边人直跺脚,电脑更不消说。买个票吧,想是想自己来,不要拖累了孩子,但心有余力不足,如今的岁月就要那打游戏的机灵手。五零六零的归心却比后辈人强出许多许多,三零、四零呢?就是他们牵着这些人的心哪,他们在那水,那云边,就在那祥云待起的家山边。

   读书的、写书的,要说不该有那顽固的心,不说想减肥嘛,辛辛苦苦折腾夏秋冬,眼看有了些起色,回去一趟,几个日夜罗马城就成了废墟,吃呀吃,肉呀肉,缺睡是必然的事儿,焉能不肥?细想那许多繁文缛节,其实是落后的招数嘛。好男好女四海为家,咱一个以书文为伴的真没有必要赶那个热闹吧?不呀不,读书归读书,写书归写书,俺读的是中国的书,写的是中国的事儿,这个时节不回,要书文干什么?

    那些本来就呆在家里长期念叨仄仄平平仄的“先生”们,早就憋好一股蛮劲,有好几个题材要写呢,一直写到春上月儿第一次圆起。

    有个叫雪夜彭城的蠢汉,问“先生”,一次一次再一次还一次的写《总把新桃换旧符 》,想没想过此桃和彼桃的不同?“先生”答:你傻呀,这个谁计较呀,天地之气,差之毫厘,命理各异;加之天生吾材,必有缘故,新桃旧符,必有所异呀。

    蠢汉顿悟:对呀,对呀;存在之,合理之。日升月恒,风云变幻,天还这个天,地还这个地。地上有中华,有节气二十四,大寒尽时,岁末岁初,人心打个烊,换个吉利兆头,把恨心都去了,把祝福的心都旺起来,千秋万代,都这个气运,都这个势儿,看似如旧,其实不旧。好事儿呢。

    是的,是的,明天十一点半前,不误登录12306,死守那张票,不行再往后守,退一万步,如那个腊月三十,万家灯火时,俺刚卖完鱼,还在归家的路上;但钟声敲响,俺一定油头粉面,中山装里结领带,像模像样,端着福盆去出天方呢。

 

作者简介:

雪夜彭城,本名刘凤荪,男,江西省都昌县人。发表关乎鄱阳湖文化的小说、诗歌、散文200万字以上,著有散文集《烟雨人语》、《烟雨物语》,短篇小说集《烟雨四友文萃》(与人合著)、《烟雨不语》,中篇小说《青青此草何盛生》、长篇小说《烟雨跑尘》等。短篇小说《鄱阳湖里水漂漂》选入团结出版社出版的《九江文学作品选》,连续三年有作品选入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作家网精品文集《大地上的灯盏》。2020年两次被中国作家网评为每周一星,2021年获中国作家网文学之星三等奖。《文艺报》刊发其和另外两位作家写的《文学异质性的阐述与追求》

  • 发表评论